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少年伟特

爱吃鸡爪的男人!

 
 
 

日志

 
 
关于我

QQ:44235969 与庸俗为伍并不能湮没我内心的高尚、仁慈和博爱,我对人类充满怜悯和鄙视! 博客内的所有文章未经本人许可请勿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超链。另:长期寻找提供素描,插画的有意合作者! 欢迎约稿:youngkid810716@163.com 如果给我的文字贴上标签,或归为门类,那么,应该是“我是尤丹丹”肯定的“少年伟特”总结的有“学术论文和先锋派小说交杂的气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伤;殇;商  

2010-06-07 20:53:30|  分类: 自我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年伟特

“殇,一个不动声色便足以传达哀怨的字眼,一个令人欲哭无泪的字眼,它让人叹息生命的转瞬即逝。”

如果你一年四季都在外面度过,那么发生在你不在其中的村子里的事情还是蛮多的;如果你隔三差五的回一趟老家,那么有些事情可能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母亲才会把这些零零索索的事情悉数向黎明道来,在新年的欢乐气氛中一起回忆往事,好像是又和他们在村子里走了一遭,也和自己的母亲一起生活了一回。

龙宝这名字,乍一听都会明白这是凝聚着几代人都在期许的愿望。这孩子,存在我脑海中的影响是模糊的,或者说我对他的印象多是来自他老爹的延伸,一个被一氧化碳重度中毒的残障人。

开始到省会读大学后,我可以肯定地说我与村子的关系都开始在淡化,我把这种凝聚力比作一根咀嚼过的口香糖,你把两端拉的越开,中间的部分就会变得越细,直至断裂。但我和村子的关系还没有到断裂的程度。

现在我对于村子真正的记忆其实是发生在我小学毕业之前,那个时候,我对龙宝没有什么关注,以至于去年春节见到龙宝后我都不敢相信这个发育完善的家伙是他爸爸的儿子。我甚至不敢想象这家伙怎么一下子就长的这么高大,怀疑他的时空是特殊的。

这个怀疑还是我对龙宝他爹的不断观察后发生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好像还是我开始有记忆的那个样子,这对比如果转移到另外一个客体龙宝他爷身上,便会发现事实还是这样,就是龙宝他爹没有随着时间的变更而有所变化。你可能都不会知道,龙宝他爷有多老态龙钟,这种变化最明显的就是思想和肉体的逐渐脱离。龙宝他爷现在想上个厕所,连接开裤子的动作还要在家人的帮助下完成。

龙宝他爹的世界是特殊的,只是这种特殊不同于我们正常人个体间的差异。龙宝他爹不知道10以上的数怎么计数,不知道汽车为什么会动,不知道今天是哪一年的哪一天,甚至不知道生死是怎么回事!他的特殊还在于他的胃常常不知道已经吃过3大腕面后还很饥饿,有时候还会把代谢产物在刚吃完的当儿排泄在自己的裤裆。

龙宝他爹的特殊还在于他是一个很听话的成年人。

在我读完高中后,我就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了智障人结婚会严重影响到下一代的健康。

但这个时候,龙宝他爹已经生产出了龙宝,说明龙宝他爹在完成造人这一系列动作上还是有着不同于寻常人想象的那样。

龙宝他爹在完成传宗接代这事上,深深的体现了造物最本能的愿望。如果说他知道追求自我幸福感,那么他应该在完成造人活动后不应该间断自己的夫妻生活。可这事,黎民妈在他们的谈话中说起,龙宝妈开始嫌弃龙宝爹,嫌龙宝爹脏,嫌龙宝爹软弱。可龙宝爹也不去主动靠近龙宝妈。

骑在125摩托车上的龙宝,你绝对想象不到他就是龙宝爹的儿子,他竟然能把一辆机器玩的很顺手,有人说他还尝试自行修理。但骑在125摩托车上的龙宝,在大冬天里不戴上暖帽,不穿上厚厚的御寒服,满脸酱紫地在人群中穿梭,你就会怀疑这家伙脑子哪根筋出了问题,有人说这是遗传的缺失,还有人说这是他爹的遗传。不管怎么样,其实都是他爹的问题,是他爹没有他也没有!

龙宝爹和龙宝在一起的时候,龙宝常常说,你别信我爸!龙宝爸常常对龙宝说,乖,…

其实,你可以看得出,龙宝还是有着比龙宝爹更为高远的人生视野!

这些年,黎民都只身在外面的世界里闯荡,事业小有成就,每次回家总会开着让村民羡慕至极的红色桑塔纳。不要说开过轿车,没坐过轿车的人在村子里都会抓上一大把。

有次听说开回来的是奥德赛,那车确实是异常豪华和舒适,看看坐副驾座的黎民爹脸上难以掩饰的傲慢和自信,你就会知道飘在绝尘离去的车顶上的光圈该有多耀眼!

黎民是我们村的传奇人物,是我们村对外宣传的名片。人们通常因为知道某个人而知道了某个地方。也因为有黎民这样的人物,我们村的知名度不是一般的高。搭上去县城的客车,车厢里的谈话总会有人不断提到我们村,其实,我们村的很多人普通到不比龙宝的名气。

黎民在我的印象中是刚刚读完初中就应召入伍去了新疆。他可是个长了见识的人物,那年月,出了省的人物也没有几个。还记得赶赴部队之前,大家都很隆重地庆贺了一回。

后来,大概是3年后,黎民复原归家。终究是在外面长了世面,回来了也就安稳不住,事业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就像婚姻一样空白。但黎民确实是在为自己的事业奔波,他那时也就20出头,很精干的小伙,干什么像什么!很派!

他开通了我们村和镇上的第一趟班车,他第一次实现了我们风雨无阻的行程,但因为路况,客流和客车等原因,最终未能如愿,但不可否认,他是第一个人,第一个带给我强烈事业观念的人,第一个深深影响了我不断求学的人。

但黎民没有气馁,他不断尝试着各种机会,在一次次失败之后,毅然选择去省城打工,做原始资本的积累。

我去省城上大学的当年见到黎民,黎民已经是拥有一间自己办公室的人物,他友好热情,有很多朋友。几乎每天都会有人来找他策划和谋略。

那时候,黎民爹还没有像现在一样坐在宽阔的办公桌前,一手执笔,一手拿着香烟,在烟雾缭绕中和客户周旋。那时候,黎民爹还是普普通通的村民,但不普通的是普通的外表下遮掩的那颗雄心。

黎民有着黎民爹一样的亲和力,一样的智慧,一样的普通的外表下遮掩的那颗不普通的心。

黎民的公司开始选址的那个时候,我正好在场,黎民在一帮地方官绅之间应酬自若。黎民还说出了那句我印象深刻的话,老兄,这地方,您一言九鼎!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好个一言九鼎,这就是黎民,他虽然只有初中文凭,但却不止初中文化水平。

随着黎民爹年纪的渐长,黎民撤手了外面的那个不错的工作,开始打理自己在镇上的公司。

日子一天天过去,似乎没有留下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在深夜中,黎民回家的车灯打出的那道异常耀眼的光柱,才告诉我,这是个多么不平凡的夜晚!这是个多么不平凡的人物!

天气好的时候,村子里的老人们会聚在一起聊聊家长里短。但他们的话题是那样的片面和狭窄,没有人说起黎民和黎民爹!

我似乎一直有明确的发展方向,因为我有明确的榜样!

我知道,村子里的人们不愿谈起黎民和黎民爹,更多的时候是在于妒忌,在于不能望其项背;他们更愿意谈起龙宝和龙宝爹,是在于他们以为自己站在高处,以为自己比别人优越!

    后记:

那么我是谁呢?我是龙宝吗,好像不可能是;我是黎民吗,好像有点跷蹊;那么,就当我是黎民的弟弟吧!那坐在副驾座上神气活现的也就是我的老爹!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